全年固定一尾中特|一尾中特平实力超强

“春之聲”系列調研日記:春到蔡家崖

2019年04月18日 13:12:10
來源: 求是網 作者: 《求是》記者 閆玉清 魏天舒

??? 【壯麗70年·奮斗新時代】系列調研

2019年4月11日 晴

  “人說山西好風光,

  地肥水美五谷香。

  左手一指太行山,

  右手一指是呂梁。”

  梁峁起伏、溝谷縱橫,呂梁山脈的春天早已褪去冬日的蒼茫,綻放出溫暖的綠意。

  同樣是春天。1948年的春天,毛澤東等中央領導人走出陜北,東渡黃河從臨縣磧口鎮走進山西,經興縣、岢嵐、繁峙等地區,走向西柏坡,走向新中國。

  1948年4月1日,毛澤東在山西興縣蔡家崖村晉綏干部會議上發表講話,總結土地改革工作和整黨工作的經驗,闡述了中國共產黨在當前歷史階段的總路線和總政策是“無產階級領導的,人民大眾的,反對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和官僚資本主義的革命”,黨在土地改革工作中的總路線和總政策是“依靠貧農,團結中農,有步驟地、有分別地消滅封建剝削制度,發展農業生產”。

  第二天,也就是1948年4月2日,毛澤東對《晉綏日報》和新華社晉綏總分社編輯人員發表了重要談話。主要圍繞“黨的新聞事業的使命任務是什么”“如何在宣傳工作中貫徹群眾路線”“如何改進報道策略和方法”等問題展開。在談話開頭,毛澤東就開門見山地指出了黨的新聞事業的使命任務,“我們的政策,不光要使領導者知道,干部知道,還要使廣大的群眾知道”。在談到如何辦報時,毛澤東強調:“我們的報紙也要靠大家來辦,靠全體人民群眾來辦,靠全黨來辦,而不能只靠少數人關起門來辦。”

  在《對晉綏日報編輯人員的談話》影響下,《晉綏日報》誕生了常芝青、甘惜分、紀希晨等一批在新聞業界和學界著名的新聞人。他們曾在現場聆聽談話,并將思想的種子帶到各自后來的新聞實踐和學術研究中,推動了我國新聞事業、新聞研究和新聞教育等方面的發展。直到今天,這篇講話都深深銘刻在黨報黨刊人的心中。

  黃河一過,便是延安。

  當年,作為晉綏邊區首府所在地,矗立于山西呂梁山脈深深褶皺之中的興縣蔡家崖村,不是一個普通的村莊。這里曾經是中共中央晉綏分局和八路軍一二O師師部所在地,是晉綏邊區政治、軍事、文化中心,時人譽稱“小延安”。賀龍、關向應、習仲勛、林楓、續范亭、周士弟、李井泉等將帥元勛長期生活和戰斗在這里。毛澤東、朱德、劉少奇、周恩來、任弼時等中央“五大書記”也先后在此地工作、生活。

  步入晉綏邊區政府及晉綏軍區司令部舊址,整潔肅穆。

  這里曾是晉綏開明紳士牛友蘭先生的宅院和花園。

  院內,賀龍親手種植的柳樹發出新枝,一排黃土高原特有的6孔窯洞在陽光下鋪展開來。從延安的窯洞到蔡家崖的窯洞,新中國這一最美的生命正在一步步孕育。

  1940年2月,這里成立了晉西北行政公署,后改名為“晉綏邊區行政公署”。

  1941年8月,晉綏軍區司令部暨一二O師師部移駐此院。

  1942年8月,在蔡家崖北坡村成立了中共中央晉綏分局。

  從此,蔡家崖成了當時晉綏政治、軍事、文化中心。

  晉綏革命根據地是我黨各地區抗日根據地中,條件最艱苦的根據地之一,但晉綏卻是阻擊日本侵略者西進、保衛延安的堅固屏障,保衛陜甘寧邊區、保衛黨中央的前衛陣地。抗戰初期,八路軍一二O師主力、一一五師主力扼守黃河以東地區,分別創建了晉西北抗日根據地和晉西南抗日根據地,打擊和牽制日軍,打破了日軍渡黃河西犯的企圖,保衛了陜甘寧邊區。晉綏抗日根據地、綏遠大青山區稱為陜甘寧邊區的北方門戶。因有晉綏這道堅固屏障,因有晉綏軍民以堅強斗志鑄成的鋼鐵長城,日軍東渡黃河西犯的戰略圖謀始終未能得逞。

  戰火洗禮中,晉綏軍民英勇奮斗,前仆后繼,以青春熱血參與鋪筑了共和國誕生之路,為保衛黨中央建立了不可磨滅的功勛,為中國革命的勝利做出了巨大的犧牲和貢獻,用鮮血和生命鑄就了偉大的“呂梁精神”。

  2017年6月21日,習近平總書記來到這里,特別提到了“呂梁精神”:“革命戰爭年代,呂梁兒女用鮮血和生命鑄就了偉大的呂梁精神。我們要把這種精神用在當今時代,繼續為老百姓過上幸福生活、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而奮斗。”“呂梁我是第一次來,我心里一直向往著晉綏根據地。今天,全黨全國各族人民正在為實現“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而奮斗。我們一定不能忘記為革命成功拋頭顱、灑熱血的前輩們,不能忘記為抵抗日本軍國主義侵略、為建立新中國、為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作出貢獻的老同志們。”

  曾在現場接受總書記接見的興縣老戰士劉丙濤一直記著當時的情景:總書記握著我的手,我的心咚咚直跳,沒想到總書記親切地問我,多大年齡了?我一下就放松了,說88了。有您的英明領導,是全國人民的福氣。現在中國發展越來越好,在世界上的影響越來越大,我們正在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完成祖國統一,我還要再活88歲。

  今年已90歲的劉丙濤老人自豪地穿上受總書記接見時穿過的八路軍軍裝,拉起我們的手,清矍的臉上掠過戰爭的硝煙。

  劉老15歲參軍,先分到司號班,后來就到了采購科,17歲時曾一個人趕著54頭毛驢,馱著從陜西神木采購的鹽、糖、鉛筆等物資運到興縣晉綏邊區。當時采購科有5個人,他年紀最小,科長副科長都很照顧他。在一次運送物資的時候,劉科長犧牲了。最后5個人中三個人都犧牲了。激動處老人拉著我們的手有點顫抖。

  晉綏呂梁地區是全國各抗日根據地進出延安的唯一交通要道,也是唯一的國際交通線,溝通黨中央與各抗日根據地之間的聯系,是支持華北敵后抗戰的堅固堡壘。這里曾安全護送了數以萬計的干部安全到達目的地,接送中央領導人和黨的主要干部、各抗日團體人員、國際友人、民主人士等2800余人,也接送了重要文件、書刊、槍支、彈藥、藥品、醫療通訊器材、布匹、棉花等軍需物質1000余噸,承擔了在物資上和資金上支援全國解放的重大任務。

  抗戰勝利后,晉綏根據地更成為支援全國解放的重要戰略后方。

  1947年4月,以葉劍英為書記的中央后方工作委員會3000多人進駐晉綏根據地,承擔了黨中央后勤、情報和通信保障等重要工作。同時陜甘寧邊區政府主席林伯渠、陜甘寧晉綏聯防軍政委習仲勛也分別率部從延安遷至晉綏根據地。在這里,習仲勛帶領邊區各級黨政機關和廣大人民群眾,一切為了前線,在組織人力、物力支援前線方面做了大量工作。

  “據一九四七年三月至一九四八年二月的不完全統計,全邊區參加抬擔架、當向導、后勤運輸、看押俘虜、修筑工事的民兵民工達二百一十八萬二千人次,支援牲畜一百四十七萬八千頭次,做軍鞋九十二萬九千雙,籌送糧食一百二十余萬石、柴草一億二千萬多斤,動員了四萬二千名青年參了軍。”這是習仲勛親筆記下的數字。

  毛主席曾對晉綏邊區的特殊貢獻給予過高度評價:“陜甘寧邊區軍事上、財政上都依靠晉綏,今后更加如此!”

  劉老說,習近平總書記來蔡家崖后,越來越多的人來到這里,特別是年輕人,我就去給他們講講晉綏歷史,講講新中國的歷史。孩子們拉著我的手,“爺爺,爺爺”叫著,我真的很高興,有這么多接班人,我就放心了。我希望更多的年輕人都來蔡家崖看一看。

  談到建國70年,老人感慨道,70年不平凡,70年不簡單,毛主席讓中國人民站起來,鄧小平讓中國人民富起來,習近平正帶著中國人民強起來。我們要把解放戰爭、抗日戰爭中形成的呂梁精神用起來,把總書記提出的各項任務完成。總書記講要實事求是,不是光口號喊好就行,關鍵是把事做好。現在我們脫貧任務很重,不能等著,干部要起來,群眾要起來,一定要脫貧,以好成績迎接70年。

  “艱苦奮斗、顧全大局、自強不息、勇于創新”。這就是偉大的“呂梁精神”。

  戰爭年代凝結成的呂梁精神,為三晉大地英雄兒女救亡圖存指明了方向,為最終的勝利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在改革開放之初,呂梁人民及時解放思想,順應改革的大潮,又一次完成了與時俱進的壯舉,成為了全國農村改革的開路先鋒。

  在全黨全國各族人民為實現“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而奮斗的今天,老區人民因地制宜、精準施策,全力推進脫貧攻堅,易地搬遷助拔窮根、護工培訓提高技能、生態扶貧增綠增收……亮點頻出、創新不斷,“呂梁精神”正在脫貧攻堅的答卷上繪寫新的目標。

  汽笛長鳴,一輛開往春天的列車駛進蔡家崖。

  火車車廂內外,都印著“蔡家崖號”的字樣,以及八路軍的卡通吹號形象。

  2018年6月21日,隨著“蔡家崖號”旅客列車首次從興縣駛向省會太原,標志著興縣無火車客運的歷史徹底結束,老區人民乘坐火車出行的夢想終于得到實現,也帶動老區駛入了發展紅色旅游的快車道。

  4623次列車列車長對我們說,“蔡家崖號”是有著革命歷史意義的一趟列車。交通扶貧、鐵路先行,這趟火車就是扶貧列車。以前鄉親們需要乘票價七十元的大巴才能出行,還受天氣影響。如今只需購買三十幾元的火車票就能去太原了。”

  “在這趟列車上工作,雖然工作平凡,但意義重大。在這趟車上,我們見證著老區盛產的小米、核桃、大棗等特產走向全國,也見證著老區人民走出大山,走向幸福。我們經常會遇到一些來蔡家崖參觀晉綏根據地紀念館進行黨性學習的團隊,有山西省的也有外省的,他們利用周末或節假日就乘坐火車來緬懷革命先烈、感受革命精神,而且這些團隊現在越來越多。”

  布谷飛飛勸早耕,舂鋤撲撲趁春睛。

  蔡家崖的春天真正來了!

標簽 - 蔡家崖,呂梁,延安,晉綏
網站編輯 - 曾嘉雯
全年固定一尾中特 福彩赛车开奖结果 25选7开奖结果查询 黑龙江22选5开奖i查询结果 买彩票输的一无所有 助赢计划在线 福彩30选7基本走势图齐鲁风采 安徽时时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幸运飞艇历史开奖视频 山西29选7走势图 pk10开奖网